您的位置:澳门金沙9822 > 热播剧场 > 心魔:《暴走神探》导演:阮经天的表演是影帝级

心魔:《暴走神探》导演:阮经天的表演是影帝级

2019-04-14 20:39

  ]身为女导演的罗卓瑶精力充沛,阮经天说她是crazy woman(疯狂女人),罗卓瑶对此回应:那好啊,说明我心中的火没有灭。她也不吝给予阮经天以最高的褒奖,说他是影帝级表演,完全突破了自己。

  腾讯娱乐专稿(文/喻德术 编辑/端梧)“不是最好的东西,我们不会拿出来;别人做过的东西,我们不会去做。”《暴走神探》导演罗卓瑶很自信。她是一个瘦小、儒雅的女人,但讲话的时候却简洁、果敢,典型的“女汉子”。

  罗卓瑶所说的“我们”,是指她和她的丈夫方令正。几十来年,一直是丈夫参与编剧,她当导演,一起推出了《诱僧》、《遇见1967的女神》、《如梦》等诸多影片,全部个性十足。

  1月16日,由罗卓瑶执导,阮经天、杨子珊、周冬雨(微博)和杨洋等人主演的《暴走神探》将在国内公映。这是一段发生在上世纪20年代旧上海的离奇故事,融合了悬疑、喜剧、动作、犯罪、爱情等诸多元素,无论影片质感还是整体风格,都与目前市场上的电影不太一样。

  拍“不一样”的电影,是罗卓瑶和方令正的追求,在这个大方向下,她们对细节也十分较真。在不少同行或合作伙伴看来,罗卓瑶是一个十足的“Crazy Woman(疯狂女人)”;她自己挺喜欢这个称号:“Crazy(疯狂)好啊,这句话证明你心中的火没有灭,你还是一个有热情的人。”

  罗卓瑶生于澳门,留学英国,在香港拍了几部电影后移居澳大利亚;独特的身世和经历让她成了一个“四海为家”的女导演。

  1982,罗卓瑶留学英国的毕业作品《外国的月亮圆些?》一鸣惊人,获得芝加哥影展银奖。90年代应邀参与了《情色地图》的拍摄,这是一部由国际上四个不同地区女性导演合作的女性主义作品,罗卓瑶在其中注入了对中国性文化的追寻,其实找的是自己的根。她在澳洲拍摄的《遇见1967的女神》仍然延续漂泊流浪的脉络,影片成色极佳,收获广泛好评。

  2009年,罗卓瑶与台湾公司合作拍摄《如梦》,由吴彦祖(微博)和主演,内地公司也有投资。

  而即将公映的《暴走神探》,是罗卓瑶第一部完全在内地拍摄的电影。这不是结束,仅仅是一个开始;罗卓瑶和方令正在接受腾讯娱乐独家专访时坦言,漂泊多年以后,他们还是想回来,想回到中国,用电影来呈现这块土地上的人和事:“因为我们的根在这儿。”

  腾讯娱乐:澳大利亚有很多好莱坞巨星(如梅尔吉布森妮可基德曼休杰克曼等),那边的电影是一个什么生态?

  罗卓瑶:他们的电影产业不像中国这么红火,比如那边电影的投资主要靠政府拨款,私人虽然也有投资,但比较少。很多人为了学习电影,都去了美国,但学成之后并没有回来,因为那里没有那么多机会。留在本土的电影人也都希望“往上走”,所以比较厉害的后来也都去好莱坞那边发展了。

  腾讯娱乐:在国内,我们经常会觉得外面的世界很好。您在澳大利亚那么多年,在当地也是颇有成就,《遇见1967的女神》让澳大利亚演员拿了威尼斯电影节的影后奖,难民纪录片《给阿里的信》还被选为“澳洲电影史上100部好戏”,为什么还会回来中国拍戏?

  罗卓瑶:我们毕竟是在华人世界出生和长大,年轻时可能觉得在哪里生活都无所谓,有事情做就行;但年龄越大,就越是想回到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看到那里的一切都觉得亲切。

  罗卓瑶:而且刚好有这么一个合作的机会,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成熟,就回来做这个片子;再说内地市场这么大,我们本身也充满好奇,也想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令正:但说实话,我们对内地市场并不了解,是有很多优秀的人帮我们一起在做这个片子。

  罗卓瑶:我拍电影这么久,一直喜欢尝试不同的题材,迎接不同的挑战。我的第一部电影《我爱太空人》是一部喜剧,而《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又是一部穿越的同时带有神怪和爱情色彩的片子。甚至我也拍过,比如《云吞汤》。电影短片、纪录片我都拍摄过。透过不同的题材,通过不同的方式去表现人物、讲述人物是我最开心的事。而尝试《暴走神探》这种暗黑悬疑侦探类的题材,对我来说又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这次《暴走神探》的拍摄时间非常紧,而这个电影又有很多的场景转化,基本上剧组的全体人员每天都在不同的场景拍摄中奔波。尽管压力非常大,可是全剧组的人员都充满了能量和斗志,每个人都对我说:“导演,我能做!”“导演,你加油!”这让我非常感动,可以说这部电影给了我最大的挑战,也给了我最大的满足。《暴走神探》是我最开心的一次电影旅程。

  为了重现梦幻中暗藏杀机的旧上海,罗卓瑶带着团队不眠不休地建了60多个场景。参演本片的周冬雨和杨子姗都曾透露,导演的体力是全剧组最好的:“她会连着拍十五六个小时的戏,那样的强度对于我们几个年轻的演员来说其实已经感到体力上有一点难以支撑了,但导演还是特别有精神。她比我们年长,又那么瘦小,每天吃得又少,居然还有那么好的体力,可以熬那么久,这太神奇了。”

  同时,她对表演的要求又极高。凭《艋》拿下金马影帝的阮经天被折磨得半死,他形容罗卓瑶是一个“Crazy Woman(疯狂女人)”,因为她常常会想办法增加这部戏的难度:“起初可能并没有那么难演,但是我拍完一次,她就会来问我,接下来能不能再加快三拍?我说好的,我试试。等我完成之后她又会有更进一步的要求。”阮经天笑言,拍这部戏的过程中他常常会有一种错觉:“我觉得导演不是在训练我当演员,而是训练我当超人。”

  罗卓瑶:我的父母生活在那个年代,我在听父母讲那个时代的故事的时候我感觉非常美妙,很想把那个年代特有的感觉拍出来。而且20年代的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中国的文化面对危机的情况下该如何进行保全,同样是一个有趣的题目。

  罗卓瑶:电影本身就是一个视觉上的艺术,在《暴走神探》的视觉方面,我查找了很多资料,看了很多20年代的电影,看它们对颜色的要求,对音乐的要求,对灯光的要求,对镜头的要求,我把这些资料也给我的团队,让他们也有清晰的认识。

  在学习这些资料的过程中,20年代德国的表现主义给了我很大的灵感,其中给我影响最大的是维内(《卡里加里博士》的导演)的作品,我看了他所有的电影,借鉴了很多元素。在这部电影中,我特别希望通过颜色、音乐、场景,把20世纪“魔都”的感觉表现出来。

  腾讯娱乐:为什么要把主人公的身份设置成一个“包打探”,一个受雇于法租界巡捕房的小侦探?

  罗卓瑶:在选择主人公的身份时,我和方令正进行了大量的调查。之后我们想看看侦探这个特殊的职业,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是怎么样生存的。这个角色其实很平凡,与普通人之间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非常有趣。他其实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福尔摩斯”,他身上有着那种中国儒家的范儿,还有很多传统的品质,都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所以应该会更对中国观众的胃口。这是我从未试过的题材,感觉就像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很困难,但通过大家的努力,还是完成了。

  方令正:我们塑造了一个旧上海法租界的神探,他给人的感觉有点像福尔摩斯,但他又没有福尔摩斯那么好命,他有点不务正业,有点花心,也有点“二”。所以,他那个‘神探’的‘神’,可能不是神奇,而是神经。

  罗卓瑶:每一部电影对演员的要求不同,我总不能找周润发去演20多岁吧。而且我选演员的标准不看重他的年龄和资历,我要看他个人的风格是否与电影中的角色相贴合。比如周冬雨,我看了她以前的作品,觉得她是一个很柔弱的女孩子,当我们实际拍摄的时候她对我说,“导演我也可以演疯疯癫癫乐观的女生。”我说:“下一部让你演。”

  同时,他们都是演技十分出色的年轻演员,比如阮经天,我们之前有机会进行提前排练,我对他说:“小天,我看看你走路怎么样。”他给我展示不同走路的方式,我从中挑选哪种方式和范如一的感觉相近。他给我展示了很强的潜质,没有在他之前的作品中展示过的。

  腾讯娱乐:不少合作过的演员都说您是一个“Crazy Woman(疯狂女人)”,不知您个人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罗卓瑶:我希望可以找到每一个演员身上观众没有见过的那一面,和每一个演员接触的时候,我都会仔细观察他们行动上的细节,去挖掘他们还有哪些潜质。比如小天在这部戏里百分之一百的投入,甚至超过百分之一百,他本是就是一个好演员,他又这么投入地工作,他对角色的理解也很到位。这部电影里他完全称得上影帝级的表演,成功地突破了自己。在片场阮经天对我说:“导演,你是Crazy Woman(疯女人)。”我说:“Crazy好啊,这句话证明你心中的火没有灭,你还是一个有热情的人。”

  罗卓瑶:我希望它能带给观众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这个电影里有浪漫、有泪水、有悬疑,不同的元素糅合在一起,使得观众会笑、会开心、会紧张,看电影有不同的感受。

  阮经天开启吐槽青年模式:周冬雨前后面一样平2015.01.16

  《暴走神探》公映 阮经天周冬雨杨子姗青春贺岁2015.01.15

本文链接:心魔:《暴走神探》导演:阮经天的表演是影帝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