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金沙9822 > 影视点评 > 殷叶子:《湮灭》:建立在世界之上的世界是一次

殷叶子:《湮灭》:建立在世界之上的世界是一次

2018-12-24 15:0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出现了一面发光的泡泡墙,就像墙外不停流动的扩张泡泡,墙内的一切也在流动。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我的血液在流动、手上的指纹在流动、就连肚子里的血肠也在蠕动,一切仿佛都有了生命、不受控制的生命。海岸上的那些树其实不是树,鸟也不是鸟,而我也不是我自己。

  《湮灭》由拍摄过《机械姬》、《太阳浩劫》的亚历克斯·加兰执导,奥斯卡·伊萨克、娜塔莉·波特曼、詹妮弗·杰森·李、吉娜·罗德里格兹、泰莎·汤普森等主演的电影,改编自Jeff VanderMeer的小说。讲述了生物学家波特曼为了调查自己丈夫的失踪,参加了神秘组织“到达南境”组织的科学考察的故事。

  作为类型片的一种,科幻片虽然不是早年让“类型电影”概念广为人知的其中之一,但是在经历“类型片”漫长繁衍期的今天,科幻片也是足以和类型片鼻祖之一且拥有大量粉丝的爱情片一较高下。

  但是让人惋惜的是,作为一个每年热度都不减的类型片种,中国的影史上几乎拿不出一部像样的科幻作品来,近些年,中国较为火的科幻作者当属刘慈欣,他的《乡村教师》被宁浩借去拍疯狂系列3《疯狂的外星人》,而《三体》在2015就被拍成电影,但至今播出时间仍是遥遥无期。但作为打败了《三体》拿到了星云奖的小说遗落的南境三部曲之一的《湮灭》,同样是难度系数较高的改编,《湮灭》的口碑虽然两极分化,但不得不说艺术美感与科幻诡疑的方式让人惊艳。

  纵观以往的好莱坞科幻片外星人形象,大多都以正反面为区分的实体化形象,不是青面獠牙的侵略者就是落难于地球的友好访问大使。但比起有目的的来地球的外来者形象,《湮灭》里的外星人就显得无目的多了。没有来临之际的预警与征兆,影片本身的交待不过就是突然某一天,耀眼的流星携尾滑落,击中灯塔,它,就这样降临了。不是为了占领这个星球、也不是为了发动战争,并且它没有一个真实的实体,又或者说整个X区域都是它的形体。小到沼泽地旁同一藤条上开着不同花茎的花,大到变声成被咬死的地貌学家向人求救的熊,这些都是“它”意识存留的结果,包括进入X区域的女主莉娜一行人。在她们走进这个陌生的地区时,导演对于外围场景的营造,可以说是全片最大的亮点也不为过。湿润的热带雨林里总是洋溢着诡异的太阳光、半枯半荣的彩色植物、如花般绽放的真人骷髅浮雕、肚子里蠕动缠绕的人肠,诡异的美感就如骇人听闻的童话,在未知恐惧的支配下所诞生的巨大心灵冲击。影片中X区域的事物似乎不需要一个对应的有机承载体也是能存活的,如片中角上开着梅花的鹿、会说人话的熊、一口鲨鱼牙齿的鳄鱼、心理学家湮灭后空中飘散的基因,都在反驳人类物质与精神文明下牺牲个体、成全完美整体的集体主义意识。影片在一开始也利用女主生物学家的身份对生命从细胞开始做了一番解说,因为40亿年前,一个单细胞分裂,一生二,二生四,四生万物,造就了现在的一切。可单个的细胞却是不能独自存活的,一旦脱离主体将失去活性。如果说X区域是一个由细胞组成的有机生命体,那么每一个细胞的生成并不是为了区域生态的维持,而是个体生命的自我延展。强调个体细胞的自由存活是与人类乃至整个生物界生存法则的背道而驰,片中的搜查队一次又一次倔强的进入X区域探险,更像一场反抗精神下人类企图更新、进化自我的迫切实验。

  佛家曾说过:“生既是死,死既是生。”,关于生死的循环追溯过程,影片里有过不止一次的暗示,时隔一年回家的丈夫、手臂上的∞纹、在DV里丈夫拉磷弹自杀后出现的复制丈夫,不过此种被折射的毁灭即新生的核心词接近“进化”却更多表现为“代替”。电影中多次出现了“复制人”这样的形象,在开头复制人丈夫与片尾女主的复制体,他们的产生基于对本体的复制,而后进行角色上的代替。其实不止在《湮灭》中出现,代替的概念在其他科幻片中或多或少都有体现的,如《我,机器人》、《机械姬》、《逃出克隆岛》等一系列关于外星人、机器人、克隆人的科幻片中人类与这些新物种总是无可避免的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 ,而这些新物种的产生发源于人类自我形象的创造,是人类人为臆想的自己,背后传达着科技发展的高超水准下,人类社会面临的多种经营问题。

  我们还会是我们自己吗?这句话有些唯心主义,但代替一词原本就荒唐,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企图用科技的手段满足自己私欲的复制,那时生命也许可以无限延长,但是不是也就没那么珍贵了!就像前阵子引各界议论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就真正说明了没有正确思想引导的科学技术是永远无法成为主流的。

本文链接:殷叶子:《湮灭》:建立在世界之上的世界是一次